2017年1月17日 星期二

分享免費的跑姿分析機會

跑鞋是跑者最主要會花錢購買的裝備,很多跑者的跑鞋都可以排滿一整列鞋櫃,如果少買兩雙跑鞋的話,同樣的費用你會用在跑步的哪裡呢?

這個調查活動是由 姿勢跑法 Pose Method, Taiwan主辦,只要填寫問卷之後就有機會獲得由姿勢跑法的認證教練免費幫你做跑姿影像分析,並給予指導與建議--選到後只要上傳你的跑姿影片,教練會用Coach's Eye這套專業的軟體分析(在你的跑姿影片上錄音+畫重點),分析完後會再回傳給你。總共會選六位,大家可以把握這個機會。
問卷連結:https://goo.gl/forms/hCFI2uApuyTQ8pKo2

下面的連結是之前我替自己做的分析影片,到時被選到的跑者,姿勢跑法教練就會替你一一分析目前的跑姿優缺點,然後直接用影片來說話:


全馬比賽前四週該注意些什麼?

上星期在Garmin總部分享「2/12渣打馬比賽前最後四週的重點提醒」之後,有位學員 Kimis Huang竟把講課的內容整理成文字和圖片,我從頭讀到尾,愈讀愈佩服,好像錄音機一樣把我說過的話都紀錄下來。這短短一個多小時左右的分享是我這幾年帶隊時的經驗,能夠幫助大家專心在「準備比賽」本身,唯有專注在準備與比賽,才能提高跑出好成績的機會;而非專注在目標成績與PB,愈想著PB愈跑不出好成績,這是從選手到教練期間最深的體會。下面也跟大家分享Kimis Huang整理的這篇課程筆記:

--------------------------

15875110_10154312836968693_2038956809783835687_o
這個星期的團練是加量不加價的1+1團練:
  • 1/14顛峰期最後的一次團練: M21K賽事模擬跑。
  • 1/15比賽期訓練講解(國峰教練主課)。
首先是1/14的「M21K賽事模擬跑」。教練事先有說明了這個課表該怎麼跑:
週六的M強度21K的重點是:不看錶。週六早上請先進入跑錶中的「活動設定」→「訓練頁面」,把所有跟配速有關的欄位關掉,包括計時欄位。我們當天的目的是「盡量不看錶」,以自己體感的馬拉松配速來跑21公里,所以我們只看里程數,目標跑回來終點剛好21公里。如果對自己配速沒信心的人可以「稍微看一下心率」……稍微的意思只能看一次,我希望大家專心在自己身體的動作和感覺上,在跑這21公里的過程中盡量不要管任何數據。我們當天戴著跑錶的目的只是為了採集你跑步過程中的數據,做為跑完後分析之用而已。
沒錯,就是要用自身的「體感」,而不依賴「手錶的數據」用M強度來跑一個半馬。而當天剛好是開訓以來最嚴酷的團練天氣,氣溫12.2度,風速13km/h,下雨。大家就在雨中沿著渣打馬的路線跑完了,也剛好把賽事可能會遇到的一些情況先模擬了一遍,像是:
  1. 天氣冷又下雨
  2. 長距離的補給
  3. 小問題的發生: 鞋帶掉了,補給卡在身上拿不出來…
  4. 意外受傷
大家這天就在天氣又濕又冷,小問題不少但是不少人「順便」破了半馬PB的情況下結束團練。


接下來是1/15國峰教練主課的「比賽期訓練重點講解」

1. 首先說明RQ跑力值對應完賽時間表:

跑力值所對應的最佳成績值,如果是耐力型選手,有可能長距離的完賽時間會比RQ建議值再快。而速度型選手有可能長距離完賽時間會比較慢。

2. 比賽期重點:

參考前一天的M21K模擬跑來解說
  • 進行比賽的時候,路線選取要跑最短路徑,不需要刻意沿著路徑跑。因為馬拉松距離丈量取的是最短路徑,沿著路線彎曲只是多跑而已。
  • 開賽之前鞋帶要綁緊固定好。鞋帶掉了蹲下重新綁好,腿會硬掉,而且跑步的節奏跑掉要重新找回會花一段時間,影響整個賽程節奏。
  • 接下來是相當重要的飲食補給問題,比賽前的早餐該幾點吃? 吃多少呢?
  • 開跑前一定要吃早餐,吃了但是開跑之後還是餓,那就是吃不夠。到底吃多少才夠呢? 這還是需要自己去找答案。建議隨身帶小零嘴,賽前30分鐘可以適當進食,要練習吃什麼東西30分鐘後可以正常跑。
  • 賽事中的補給進食也相當重要。一旦當你餓了,練得再好體力再好都沒用,就像一部好車,沒有汽油也無法跑動。
  • 因此要用接下來的四周練習在開跑前吃東西,以及在跑步中吃東西。要找到到底吃什麼,吃多少才不會在訓練或是比賽中不舒服。
  • 那要幾點吃呢? 六點起跑,自己要找到身體可以吸收消化的時間,比如說是兩小時前,四點吃早餐,然後開跑前30分鐘再補給自己習慣的小零食。
  • 行進間進食是動物本能,羚羊吃飽有獅子追還是要跑,沒辦法邊跑邊吃的都已經滅亡被淘汰了。
  • 開跑前上廁所了嗎? 說白話一點,拉了一百克,就輕了一百克….就是身體的輕量化! 同時也不會有懸念罣礙在那邊。
  • 練習起床之後上廁所的習慣動作,像是: 起床=>喝水=>跳一下=>上廁所,這樣的流程。沒上出來不能出去跑課表。
  • 比賽時覺得冷嗎? 15度以下氣候可以依照個人習慣加上保暖裝備,例如穿風衣擋風提升體感溫度,同時保持核心溫度。一樣需要在賽前測試裝備。
  • 比賽中如果有有水泡產生,體能再好也會被影響。 水泡主要的起因: 摩擦,熱,濕。下雨天跑步尤其會加劇水泡產生,因此需要測試自己的鞋子襪子,確認不會產生水泡。

3. 比賽期課表講解:

課表原則是,第一周大量,剩下三周減量,讓體能回彈。量大才能減量才會回彈,量少就沒東西可以減了,因此第一周會延續巔峰期的大量,再進行減量。
  • 第一周最重要的課表: M21K+4ST(10s) ,用來模擬賽事,就是要把這個課表當作正式比賽來跑,裝備,飲食,強度…都比照正式比賽來進行,同樣不看錶,跑完再分析數據,並且檢討裝備/飲食狀況。
  • 其餘的EMT課表,目的就是要讓自己找到馬拉松配速體感。接下來四周這種課表就是專心在跑步上面,不要管數據,要練習不看錶的情況之下,如何穩穩地跑到馬拉松配速。我們用這四周的課表來摸索這個感覺(馬拉松配速體感)。
  • 要注意的是,每次都是跑完再看數據分析自己。因為變強是分析自己的過程,要學會分析自己才會變強。原因是訓練中自己的體感只有自己知道,看數據的時候才會知道當時感受。
  • 課表重點是強度(不是心跳/配速),只管跑在這個強度的感覺(體感)。跑的時候要不斷問自己: 我用這個速度可以連續跑42K嗎? 會太快嗎? 還是自信心太強? 當天感覺所感受的體感才是最準的。
  • 既然要依據體感,那為什麼還需要科學訓練呢? 教練舉了一個例子:楊過練劍,先拿玄鐵重劍,練一練換拿鐵劍,然後拿木劍,最後無劍。她可以一開始就無劍來練劍嗎? 這是一個訓練的過程(拿劍=看錶),最後還是要回到自身的感覺來跑(無劍=體感),才有辦法專心跑。 就算是給一個科學計算過的合理配速讓運動員來跑,他還是會一直看錶,一直分心在追逐配速心跳/觸地/步頻/達成率…這些數據上,無法專心在自己的跑姿跟狀態上,因此我們要花四個星期來做這件事。把錶當作玄鐵重劍,拋棄他,達到無劍(體感)的境界!
  • PS. 課表的步頻是為了設一個達成率讓教練知道有沒有練習。
  • 週五專項肌耐力目的: 延續肌耐力,不是變強,自己覺得太累可以休息,但是盡量去做。
  • 休息日可以跑,但是最多20分鐘不可以超過。最後兩周量很少,如果心裡會焦躁不安的話,不要緊張,要練就拿滾筒練一練。
  • 專項肌耐力重點: 基本上跟上個週期(巔峰期)一樣。主要是改主課表,把AB合在一起。次數多但是組數只有一組。跳繩稍微增加,透過爆發力來維持肌力,上肢變少,太累可以調整。重量維持巔峰期,或是自行減量。
  • 因為這次課表遇到過年,而第二次肌耐力是除夕,可能會遇到執行上的一些困難。 (同學建議亂入: 可以全家一起練,做完領紅包!!! 笑) 如果沒有啞鈴的話可以徒手練習,或是簡單拿重物練習。徒手練習的話,可以增加一組,休息間隔同上周期。 真的要多練的話,90-90可以天天做沒什麼負擔。然後教練特別強調: 跳繩很重要不要跳過跳繩。然後在最後一周完全停掉肌力,倒數第二周停掉上肢訓練。
  • 這周期最重要的飲食問題是減量期又遇到過年,最糟糕的情況就是吃超過,練超過。所以減量期訓練量減少得同時,飲食也需要控制,吃少一點

4.我怎麼找到自己適合的體感:

以下是用Garmin跑錶,在學員盡力跑完(all out)的情況下所得到的研究結果。
  • 假設馬拉松平均心律為2.4(預估3:30~4:00完賽),前35K要比2.4低,20~35K要減0.3在2.1,前20K要再減0.3在1.7。全程馬拉松在心理上的疲勞感的中間點是35K,所以2.4放在35KM,過了就可以開始加(心律)了,目標是前半後半馬不超過五分鐘。目前用這套邏輯還沒有人前後半馬超過五分鐘的,多在兩分內。
  • 一樣,教練並不希望大家跑步時候太注意心律區間,希望在四周訓練之中找到自己的體感(以上面為例子:心律區間位於1.7/2.1/2.4的跑步體感),然後憑感覺去跑,真的不放心,可以過五公里或十公里看一下,確認跟平常體感是否一致。這也是這四個禮拜的課表中可以去摸索去思考的方向。
  • 在事後分析自己的步驟上,RQ有區段分析的功能,可以直接拉到想看的區間去查看該區間的數據。比如說只想看T5Min的配速/動態數據…就可以直接拉到該區間5分鐘的範圍內,就可以完整看到。這項功能可以很有效率的幫助檢查跑步時候的體感是否跟數據一致。

5.提醒重點

  • 不管之前很認真還是缺課,最後三周都不要多跑,任何練習不會有提升,比賽前三周實力已經固定了,最後三周的課表目的是要調整狀態到比賽當天到達顛峰。要多練就是多按摩肌肉,多調整關節活動度(髖關節,尤其是久坐辦公室的同學)。
  • 練習在訓練前中後吃東西。尤其要練習訓練後吃東西,訓練完細胞肌肉大開,30分鐘之內很容易為身體補充營養,因此運動後的補給格外重要。PS. 訓練完包含收操,吃東西補給可以分兩次吃,可以不用一次補完。建議可以隨身帶著小零嘴訓練完馬上吃。
  • 比賽要穿哪雙鞋,要挑兩三天長距離的課表來試試看。比賽當天千萬不能穿新鞋,鞋子不要太愛惜要用他才能發揮效能。建議找幾天故意弄濕鞋子然後去跑,測試會不會起水泡。這點非常重要。教練舉例,本來有一位非常有希望可以破三的學員,穿了新鞋上場比賽,跑了20KM就起水泡,導致影響成績無法破三。
  • 練習在訓練中吃喝,吃的東西要跟比賽當天吃同樣東西,吃什麼因人而異,重點是要先在練習的時候吃過,確認身體可以適應。
  • 要練習早起,因為比賽開跑時間是在早上六點,起床時間約在早上四點,因此需要提早練習,讓身體習慣早起的感覺。
  • 最後一周期,要像照顧小孩一樣照顧自己的身體,因此教練要像家長一樣多嘴一下:
– 餓了嗎? 不要讓自己餓到
– 睡夠嗎? 多睡一點
– 水喝夠嗎? 不要讓自己的尿尿變黃
– 小心路況,不要出車禍
– 不要打球,任何球類
– 別去越野,容易扭到受傷

6.幸福的元素之中,真的有「自找的痛苦」嗎?

  • 首先我們可以思考一下,什麼是跑步的本質? 什麼是通過跑步必經的元素? 現在我們知道,那就是關鍵跑姿以及落下拉起。
  • 那幸福的本質是什麼呢? 假設答案是找到最純粹的元素,透過(自找的)痛苦來找到幸福。這個結論是對的嗎? 有例外的嗎?

尋找幸福元素的思考流程

  • 滿足欲求就會感到幸福,所以欲求越少,愈容易感到幸福。 (欲求就像地上的洞,你要把它填滿才能感到滿足,因此如果洞越少,越容易填滿它,越容易感到滿足而得到幸福)
  • 痛苦會減少欲求(去欲),欲求降得很低,容易感到幸福。(就像訓練過程中跑的間歇課表,只要能停下來好好呼吸就是幸福了。)
  • 但是去欲無法等於幸福。
  • 不是自願的痛苦,生病,被奴役…都不是幸福
  • 無欲則剛: 慾望多的人是無法達成夢想,因為有太多慾望需要被滿足,因此任何的夢想都要先去欲,讓慾望降低。如何去欲呢? 要經過自找的痛苦來達成,如跑步,鐵人三項,游泳…
  • 熱愛運動的動機往往不在於運動本身,或是為了要破PB,而是深層想要變強,變強(得到剛強意志)是想要讓自己的人生透過這個路徑得到幸福,進而達成夢想。
  • Together: 自找的痛苦其實沒那麼容易,但是如果一群人一起共苦,那就容易多了,一群人一樣在同一條路徑上反而會更有勇氣。自找的痛苦每個人都會,但是together會讓這個過程容易多了。
  • 訓練營就是要創造together的感覺。
  • 最終的目標不是PB,而是訓練自己的勇氣,變幸福的勇氣。變幸福不容易,要非常大的勇氣,要非常努力非常勇敢,有一群人的話,你的勇氣會倍增。
  • 最後的PB只是個結果,只要你認真練,最後結果好,結果不好,開心或難過,那都是一個過程而已,我們最重要是經過這個過程,外面的人沒有來經歷過不會知道這一切。
  • 讓這個訓練營一直持續下去,可以讓這個事情一直做下去。
  • 剛強的意志才能規律執行課表。才能得到自找的痛苦,才能完成一個完整的循環
  • 如何延續課程? 有聚有散,好好把握現在。交到真的真心的好朋友,是從痛苦中去體會到的。
  • 當你很執著在一個比賽,一定會有很多挫折,要在過程中找到勇氣。比賽就是人生,不一定會成功,但是不努力一定不會成功,努力的過程比較重要,失敗也是一種過程,這種過程非常美妙。
  • 不能氣餒,如果萬一不小心受傷,之後比賽也就無法跑得好,但是這些都沒關係,都只是過程而已,重要的是經歷,這段經歷才是重要的,大家會幫你,因為together。

2017年1月15日 星期日

寫給Garmin的公開信:謝謝你們願意投入跑步教育事業

Garmin您好:

今天又再次來到你家拜訪。最近又聽到一個好朋友說,她覺得你好像是在做慈善事業,一直做「吃力」且「不討好」的事,免費替台灣訓練專業的跑步教練、辦一個不用錢的跑步活動(訓練營)連做了四個月,費心思替教練創造教課的舞台(像是最開始的 Garmin 希望跑步學堂,以及現在的GarminSports訓練營平台),但做這些事的效益卻有很大一部分都不是回到你自己身上,而是貢獻到這個產業裡的各個「環結」上了,我知道你做這些事必然遭到內在與外部的多重阻力。因為我已經聽到許多身旁的跑友與學員說Garmin在做「慈善」。

比如說,願意投入大量資源辦理長期的訓練營,為這種訓練模式當起了台灣的領頭羊,但先出頭的通常除了讚美聲之外,風阻也會特別大,先「出頭」時就要承受到外在「等著看好戲」的目光……雖然我一再說這次訓練營的成敗在我主教練身上,但我知道你的壓力一直很大。

前幾個星期跟蓬勃的執行長午餐時,他重複說了一句話三四次:「教練是一個很神聖的工作。」的確是這樣,教練的每一個決定都要為選手的負責,課表上的幾行字,選手們可是要付出很大的精力去完成的,錯誤的決定會讓他們練錯,浪費他們的時間……所以責任重大。這個重大的責任在教練身上,無可逃避,也沒有藉口。最終的責任在我身上,你就不用跟我搶了。

這個責任是什麼呢?簡單說就是幫助選手變強、達到目標,最後能在賽場上「自立」。之後有機會再仔細跟你談這個主題……

總之,我想透過這個公開的平台跟你說的是:謝謝你願意站出來投入跑步教育事業。雖然教練只培訓出三十個,訓練營也才進行到一半,但這些參與其中的學員們已經從中感受到學習跑步訓練理論是怎麼一回事……進而體驗到這些理論用在自己身上的成果,這是我心目中真正的「體育」,一種學習身體知識與用身體實踐這些知識的教育。

我所期待的體育是一種訓練理論與實務互為體用,而且能使學生的身心同時變強的教育。我們台灣的體育教育中缺乏「變強」的元素。

變強,不只是破PB或是成績或數字上看得到的成就。而是精神上的滿足感與成就感。因為你的支持,讓我可以把這件事落實下來,甚至找到一群志同道合的教練來做這樣的事。

我當然知道你辦活動的目的是做行銷、做市場經營、是為了推廣自己的跑錶,活動的資源也都是從你的行銷預算來的。但這幾年跟你合作的感受是:你把行銷的預算拿來做政府與學校沒有用心做的「體育」工作:教育跑者。

一項運動要成為文化,一定需要蓬勃的教育事業。也就是說,臺灣想形成跑步文化,就必須要有人投入跑步教育。謝謝你願意開始投入。你的投入已經激起了一道漣漪,這道漣漪可能會像蝴蝶效應形成海嘯,翻轉台灣的跑步文化。

我只想再次向您說聲感謝!

國峰 敬上

2017年1月14日 星期六

〈公開分享的力量〉座談之後……

昨天跟山姆對談,分別從辦課單位與自由教練的角色分享「分享的重要性」。回程的路上,下著微雨,心情異常激動……我很享受這種激動的感覺。最後Q&A時志匡問到我的推薦書單時,我不經意想到自己很喜歡的一本書《小即是美》,這本書於一九七三年問世,作者修馬克(E. F. Schumacher)於四十多年前提出的經濟哲學思想,竟然至今仍然適用,而且更適合在面對大陸與全球化經濟壓力下的臺灣。

回程的路上,修馬克的話語在我腦中竄動,一回家後馬上打開讀書筆記,重讀過去撰打下來書中喜歡的字句。



修馬克否定傳統的經濟思維(40多年前的傳統跟現在幾乎一樣)。時下的經濟思維是:人是為了賺取財富而工作。如果大家都是這樣想的話,老闆會認為員工是成本,如果不能完全予以刪除(譬如電腦或機械自動化)也要以降低勞動成本為目標,比如說少聘一點人或少發一點薪水;從勞工的角度來看,因為工作所以犧牲休閒與舒適,因此工資是對該犧牲的一種補償。於是,對老闆來說最理想的狀況是有產出但完全不用聘人;對勞工來說最理想的狀況是有收入就不用就業。這是「人是為了賺取財富而工作」這種經濟思維之下必然衍生的目標。

我們大部分人的一生都深受這種思維的影響:整個經濟體的目標都是為了「盡量減少工作負擔」。除了自動化外,最有效的方法是所謂的「勞動分工」,但這進一步把人變成各種生產線上的「工具」,或甚至更糟的比喻是「零件」。還是說更貼切呢?

修馬克認為「人是為了賺取財富而工作」這種思維是錯誤的,要被更新成「人是為了獲取自我的價值而工作」,以阿德勒的用語來說「人是為了獲取幸福感而工作」,想要幸福就必須工作,不可逃避。如果人失去工作的機會,就會陷入絕望的境地,不只是因為他少了份收入,而在於他缺乏工作的滋養與活化,這是沒有其他東西可予以取代的。這種觀點跟阿徳勒的哲學互相映證。

修馬克進一步提出,該如何在世界「愈大愈好」的既存經濟體制下做出改變。他提出的方法是:教育。他在書中說「教育是最偉大的資源」。分享書中修馬克的一段話:

「我認為教育的本質乃是在傳導價值,但是除非價值體系已形成我們自己本身的價值體系,構成我們心靈的一部分,否則就無法在生命歷程中協助我們指引迷津。這就是說它們並不只是一堆公式或教條,而是伴著我們一起思考,一起感受,並經由它們來觀察、詮釋、體驗這個世界的那一套工具。(摘自E. F. Schumacher著,李華夏譯:《小即是美》,台北:立緒文化,民89年出版,頁85)

教育的目的在傳導價值,知識與經驗只是工具。人才是主體,人才是價值的所在,不是知識,更不是可消費的物品。物品與知識只是幫助我們觀察、詮釋與體驗這個世界的工具。修馬克的觀點是:工作只是為了提高才能,並且滋養與活化人類的價值,使個性正常發展。換言之,工作是為了展現個人的價值。從這個觀點來看,老闆成立公司是為了讓更多人有展現個人價值的場域,公司裡的團隊,透過互助合作一起體現更大的價值與幸福感。

==
我跟山姆,昨天在做的其實不是在教什麼專業的高深的理論知識,而是在傳導價值,傳導「分享的價值」。

昨天來到分享會的主要是自由教練和課程的承辦人,都是體育教育工作者。我也是其中之一。我非常認同修馬克的論點:「教育的目的在傳導價值,知識與經驗只是工具。」而我們所從事的教育工作則是在「傳導價值」的過程中「體現自己的價值與幸福感」。

因為寶蓮提到當規模擴大後,如何保有初衷,不被經濟壓力拉走?若是修馬克在現場的話,我想他會回答:「小即是美,改變思維,在能維生的情況下『為體現價值』而工作,若能這樣做的話,你與公司的『價值』都會愈來愈高。」而我想補一句:「課程與教練的『價格』也自然而然會愈來愈高」。

==
下面是我回覆志匡的書單,都是我很喜歡而且反覆閱讀的書,也分享給各位參考(下面的順序是依個人的喜愛程度與重讀次數的排名):

【小說類】
1、《強風吹拂》(日本)
2、《轉瞬為風》(日本)
3、《深夜加油站遇見蘇格拉底》(美國)
4、《雨中的3分58秒》(美國)
5、《犧牲》(日本)
6、《伊甸》(日本)

【散文(包含運動哲學)類】
1、《關於跑步,我說的其實是》(日本)
2、《身為職業小説家》
3、《愈跑,心愈強大》(美國)
4、《跑步之心》(西藏)
5、《寫在深夜加油站之後》(美國)

【傳記類】
1、《天生就會跑》(美國)
2、《永不屈服》(美國)
3、《跑得過一切》(美國)

【訓練類】
1、《跑步該怎麼跑》(Pose Method of Running)
2、Pose Method of Triathlon Techniques
3、《丹尼爾博士得跑步方程式》(Jack Daniels’ Running Formula)
4、Periodization for Sports
5、Training with Power Meter
6、Swim Speed Secrets

【其他類】
1、《老子》
2、《小即是美》
3、《被討厭的勇氣》
4、《盲眼鐘錶匠》
5、《槍炮、病菌與鋼鐵:人類社會的命運》
6、《大崩壞》
7、《自私的基因》
8、《大秦帝國》

2017年1月13日 星期五

無用之用,是為大用

昨天有位運科碩士生來訊詢問:「您說的落下角度對跑者本身是一個無用的資訊,但如果跑者可以即時知道落下角度,或甚至只知道有無落下,是不是也可以幫助跑者運動中修正姿勢,提醒他/她們要『落下』?」他接著說:「我是PoseMethod的愛好者,想朝這個方向研究,也想做這個工具來幫助自己。」

對於非個人性的學問討論(尤其是跟PoseMethod有關的)我都會非常詳細的回答。尤其這又是一個很棒的問題,所以下面把我回傳的訊息分享出來:

先澄清一下「您說的落下角度對跑者本身是一個無用的資訊」→這不是我說的,是PoseMethod的創使人羅曼諾夫博士說的。我好幾年前讀到到時不懂,直到最近才懂。理由可以從兩個層面來講。

從運科層面來說:要精準計算出正確的落下角度是非常難的,首先要面對的最大問題是落下角度要如何定義,因為臀部回到支撐腳正上時的「鉛直線」並非落下角度的起點(所有書中畫的角度都只是示意圖,包括本篇文章的附圖都只是示意,在運動力學的研究上是不能直接這樣做的),原因是如果跑者的腳掌在臀部回到支撐點正上時,如果後腳還在很後面,還沒拉回臀部下方,那重心就會在後面→注意了,如果重心在後面,就代表還沒開始落下,落下的定義是重心跑到支撐點之前,所以此時就不能當成落下的起點!

換句話說,如果臀部來到支撐腳正上時時,後腳也回到臀部正下方了,就可以直接把鉛直線當作起點。

起點還好解決,終點就更難了。落下的終點要取在哪?也就是說第二條線要怎麼畫,是腳掌離地的瞬間嗎?所謂的瞬間是指完全離地,還是腳跟離地就可以……這點我問過博士,視覺上可以把騰空腳的腳掌通過支撐腳的膝蓋的那一刻當作落下的終點。但這只是視覺上,還是不能直接當作做研究時定義落下終點的標準。因此,博士說最精確的定義是,支撐腳下的測力板測到一倍體重的時候,即是落下的終點。(為什麼要這樣定義,這又要用另一篇文章說明了)

如此,你大概可以明白要量出正確的角度是非常困難的。當然,還是可以量得到,博士的研究就是在做這個,他已經整理出所有不同身高的跑者在不同落下角度時所能對應出的配速表。

那為什麼博士還要這樣說呢?接著從技術的知覺層面來講:因為,就算真的量測到精準的落下角度了,它也可以即時顯示在手錶上,跑者仍然無法只是透過大腦下達「落下」的指令就增加角度。因為「真正的落下角度」(如上述的定義),是跟關鍵跑姿與拉起的技術綁在一起的,儘管你刻意想往前落下,但後腳拉得太慢、拉得時機不對或關鍵跑姿開掉了(前腳往下踩或往下跨了),你一直想往前傾但「真正的落下角度」還是不會增加。

以上就是為何博士說「落下角度只能作為一種知識性的研究趣味,它對跑者本身是一個無用的資訊」的原因。

加速是一種技術,它是由關鍵跑姿、落下和拉起有效整合在一起的技術……想像一下,一百公尺要跑到9秒58內(世界紀錄),以身高195公分,極速期所量測出來的落下角度是21.4度。

那不是所有195公分且腿長一樣的人只要一直往前傾到21.4度就可以跑這麼快了嗎?

對,沒錯。每一位195公分腿長跟博爾特一樣的人,只要能維持在21.4度就能跑得跟他一樣快,但並不是所有195公分的人都可以達到21.4度,為什麼?因為那是技術,是很高難度的技術。

這個技術當然需要體能與肌力的支持。但因果關係不能倒過來,很多人以為跑得快是因為無氧的體能好和最大肌力強,這並沒有錯,但體能與肌力是在「服侍」技術用的,當沒有優秀的技術時,這兩者再強也會無法跑贏比賽。身材一樣,體能與肌力甚至比博爾特還更好(這樣的人很多),若是他沒有21.4度的落下知覺與其他相應的技術時(像是拉起和失重的技術),他一樣跑不出9秒58的成績。

--
落下角度就像最大攝氧量一樣,只是拿來做研究與寫論文用的,並無法用在訓練當下。雖然看起來無用,但通常關鍵且無用的數據都最有價值的,這就好比莊子思想中的「無用之用,是為大用」。僅管這兩個數據無法實際在訓練當下運用,但我們必須去瞭解它、認識它,才能知道跑步技術和跑步體能的真正內涵為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