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4月17日 星期一

練習把人生的主詞從「我」變成「我們」

與晏慶相處這一個星期,一起練習、一起談跑步、談鐵人、談我們所身處的運動產業、也談人生與哲學……。他離開花蓮前說會寫一篇文章來紀錄這段旅程,我一直很期待。剛剛跟家人到全聯等太太撿選食材時讀到了這篇文章,回家後又反覆讀了幾次,讀的過程中我一直想到《莊子》裡「虛己以遊世」這句話。同時也連想到阿德勒對「愛」的定義:「我」要消失不見,練習把人生的主詞要從「我」變成「我們」;從「我」之中解放出來,完成自立,了解到自己是世界的一部分,真正地接納世界。

不管是運動、科學、數學還是工程的研究,都不能只從個人的角度研究,必須把研究的項目置於自然與世界的脈絡中去思考……必須練習解放自我意識,脫離競爭意識,消除縱向關係,這需要刻意地練習、需要強大的精神力才足以「自立」於天地之間。




《被討厭的勇氣》裡的哲學家說:所謂的「自立」,並不是經濟或就業上的問題。是對人生的態度、生活型態的問題……當你下定決心去愛人的時刻,就是你告別小時候的生活型態、達到真正自立的時刻。因為我們是以藉著愛他人,才得以成為大人。……愛是自立、是成為大人。也正因為如此,愛是艱難的。(此段摘自《被討厭的勇氣 二部曲》,頁257~258)

昨天與幾位好朋友聊到台灣運動學術界與實務訓練隔閡太遠的困境,研究生被迫做沒有興趣的研究、被迫成為教授的員工、被迫去生產論文、被迫為了文憑而做研究……被迫生產出了許多沒有真正解決問題的論文。浪費生命如廝矣,唉哉……這位多年的好夥伴已經在運科相關研究所讀了快一年,卻因為上述的困境有了休學之心,我一聽之下拍案鼓勵,建議他立即休學,自己研究:我們一起自立自強!

--
所有運動科學的研究、所有的訓練理論與訓練法,都不應以「發明」的角度出去創新,而是應該以「發現」的心態去認識、去瞭解人和自然的關係。

我們必須認清這一點,在追求卓越的過程中練習把人生的主詞從「我」變成「我們」。